点击关闭

一个企业-上市公司来做并购投资以及一个财务投资机构来做并购投资-新闻发布会方案

  • 时间:

章莹颖遗骸下落

吳珈宜:我叫吳珈宜,來自集泰股份,是副總經理兼董秘。我們是2017年上市的新上市公司,很高興跟中集集團的鄭總有機會在這裏相見,中集集團是我們的大客戶,我們公司是做集裝箱密封膠起家,世界上每兩支集裝箱里就有一支裏面用的是我們公司的密封膠。

To B是一個苦活、累活,很難賺,改變特別難,To B領域的數據捕獲能力不足,很難有新的模式去做。現在看到從5G、AI的崛起新技術創新來講,數據的來源方式都簡單很多,包括慧聰集團有一家給國家發改委開發了能源平台。

吳珈宜:我覺得用一個世界著名雕塑家羅丹的話來說,這個世界上不缺少美,缺少發現美的眼睛,把這句話送給今天的來賓,謝謝!

在下午的分會場三中,投資家網、簡為投資副總裁徐景元、集泰股份董事會秘書兼副總經理吳珈宜、中集集團(000039)總裁戰略顧問鄭賢玲、美盈森(002303)董事會秘書兼副總經理黃琳、麥捷科技(300319)副總經理王磊、英博超算(中興通訊(000063)一級子公司)總經理田鋒、慧聰集團副總裁洪超然圍繞「上市公司的股權投資之道」圓桌議題,展開精彩討論。

洪超然:這個話題很有意思,剛才講到慧聰集團是2003年香港上市的公司。慧聰集團的業務形態跟其他嘉賓不一樣,慧聰集團是平台性公司,63個行業里服務2500萬中小企業客戶。慧聰集團從它出生的那一天就看到中國很多行業,也看到中國這些行業里有很大的市場機會、資本機會。慧聰集團整個投資到現在經歷了兩波,從今年開始可能會進入到第三個階段。

黃琳:擦亮眼睛、放平心態、走穩腳步,不要追求快。

第一次是1993年、1994年的宏觀調控,那一次是宜工工程嚴重虧損,後來賣殼;第二次是2004年、2005年的宏觀調控,這一次是常林股份沒有搶到融資的窗口,出現了資金壓力,後來也不得不賣殼;最近一次是金融危機后「四萬億」的大起大落,我們看到廈工股份(600815)又受到重挫,就連第一梯隊的企業也出現了分化。

徐景元:王總,您剛才提到以資本的角色通過併購控股了麥捷科技這家公司。如果資本以純財務投資的形式來控股一家上市公司,會不會使這家上市公司變得短視,喪失對技術的追求?

王磊:剛才提到的主題詞是寒冬,冬天已經來了,春天還會遠嗎?我覺得周期不可怕,我們中國人是一個勤勞、勇敢、開放的民族,未來一定能渡過這個難關。當然,怎麼樣渡過這個難關呢?在冬天的時候是我們練好內功、提升管理能力的最好的時候。

王磊: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本人的從業經歷,在併購投資領域做了8年,7年在上市公司,1年在併購基金,因此對上市公司投資以及股權投資基金都比較熟悉。我來到麥捷科技,是因為我們併購基金併購了麥捷科技的控股權,因此我重新進入上市公司來做投資。

王磊:這是一個好問題,中國資本市場某種意義上說,確實存在着短視和套利的現象。但對於併購麥捷科技這個項目來說,我們是一個長期的戰略投資行為。

一 上市公司眼中的股權投資徐景元:我們這場嘉賓主要來自於上市公司直接跟投資相關的部門。我想問下各位,目前上市公司的投資思路是什麼,和股權投資基金在投資上會有什麼區別?

宏觀角度來講看整個產業發展,能源數據是一個很好的宏觀數據體現,很直接地反饋出來,定義產業發展知識情況。我們也改造慧聰網核心產品,更好地工具箱的方式結合很多合作夥伴的產品,形成慧聰集團低頻的商機交流平台,變成工具撮合平台。

第二波互聯網到來,慧聰集團把自己的服務平台搬到線上,其實趕上了風口,一個信息媒體年代的風口趕上了,互聯網風口也趕上了。

另外,集團保留了一個比較大的股權,集團可以通過技術上、市場上對創新進行助力。我們想探索這種模式,如果這個探索成功,像中興通訊這樣大的高科技集團,它的能力轉化方向非常多,不僅僅是通訊領域。

下游服務行業是分散的,國外很多行業為什麼最終變為很大體量公司,在於企業社會誠信度非常高,相對來說風險比較小,整個行業發展通過併購的方式來去逐漸壯大起來。在中國我覺得還做不到。併購以後,後面很大的坑都沒有看到,甚至會把公司拖到坑裡。基於這個大環境,公司應不急於通過併購發展自己,耐心選擇一些海內外標的,放在自己發展上。

美盈森一直以來都是聚焦主業布局。圍繞包裝產業,包裝也是一個萬億級的產業,而且是剛性需求的產業。大家一直以來一聽到包裝好像覺得技術含量各方面不是特別吸引人。一直在說風口,但這十年來我也沒有感受到風口吹到我們這塊。

第二,時代在變化,所有的企業都是時代的產物,我們還需要投資一些與主業周期對沖的業務,比如我們會從天然氣業務延伸至代表未來的氫能業務;

我們經過反反覆復的討論和研究,梳理和消化,也形成了我們的方法論。我們覺得好的投資人一定是好的企業家。這是毋庸置疑的。我們投資的是常識不是運氣,這個我們也非常認同。

中集集裝箱時代做的非常好,還有一個產品就是最近上市的中集車輛,進入這個行業之後發現特別亂,一開始幾乎有一點垂頭喪氣,但是我們作為行業領袖也在不斷提升這個行業的標準,拓展國際市場,使得集中度不斷向中集車輛提升,並通過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的創新來實現可持續發展。

徐景元:洪總,你們公司做了很大的轉型,轉向產業互聯網,必然下了很大的決心。一個公司,尤其是一個成熟的上市公司,在轉型過程中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我想知道貴公司有沒有通過投資或者併購來助推公司的轉型?

田鋒:我以前在中興通訊集團戰略部,有相關反思。我們知道的一些知名的企業,例如蘑菇街、唯品會,都是中興通訊員工做的創業,表面很多優秀的人他們在大公司內部有創新的能力思,當時集團考慮到跟中興通訊發生的方向不一致,給的支持可能不足,最後導致人才脫離了中興通訊,自己獨立去發展。

鄭賢玲:我是做機械行業研究的,請允許我暫時離開一下中集,回顧一個行業的場景,其實工程機械行業大家都關注比較多,是一個典型的周期性行業。自從中國有證券市場以來,就不乏有機械行業的身影,但每一次周期波動都幾乎有工程機械的上市公司退出。

集泰股份董事會秘書兼副總經理吳珈宜

第三,還會關注從原有業務衍生出的一些新業務,比如多式聯運、模塊化房屋等。

洪超然:慧聰整個業務一直都是垂直在中小企業服務上,通過二十多年的中小企業服務,積累了大量的數據。與騰訊、百度展開了深入的合作,將更好地和外部力量、外部產品結合到慧聰集團裏面,更好地為中小企業服務,慧聰集團的主業沒有太大的變化。

傳統的業務走到一個階段會出現增長瓶頸,一個企業做到幾百億、上千億的規模,需要從經營產品轉變到經營產業的階段,這是完全不同的,我們應該去放眼全社會去配置資源。但顯然,在具體操作的過程中金融資本與產業資本的思路還是存在很大的差異的。

黃琳:剛才有嘉賓說到投資家和企業家,我認為這是特別截然不同的角色,可以做好一個投資家不一定能夠做好企業家,能做好企業家不一定能做好投資,完全不同。

以下為「投資家網·2019中國基金合伙人(GPLP)峰會」圓桌論壇實錄:

徐景元:剛才聽了各位嘉賓的分享,發現上市公司在投資這一塊有很多的布局,大部分情況下也並不會為了擴張而盲目進行投資或者併購的業務。其實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有很多定位,有時候會做LP,有時候會做GP,當然也有被併購的時候,也會做一些內部孵化,或者直接以自有基金做一些投資。

另外上市公司和財務投資者應該互相學習。為什麼這麼說?

2019年7月25日-26日,由投資家網主辦,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風險投資專業委員會、深圳市創業投資同業公會、深港投資促進中心、金麥粒聯合主辦,深圳市企業戰略併購促進會、看財經、財經銳眼、併購菁英匯協辦,國合·耶魯全球領導力培養計劃學術支持,喔圖雲攝影提供視頻直播的「投資家網·2019中國基金合伙人(GPLP)峰會」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舉行。

美盈森董事會秘書兼副總經理黃琳黃琳:我是來自美盈森公司的黃琳,美盈森是做環保包裝的一家企業,2009年上市以來一直致力於產業創新。在產品技術和服務模式上,不斷致力於創新,希望通過創新為下遊客戶市場創造價值,也能為公司創造利潤。

我們在做產業互聯網的思考,考慮這麼多年的積累如何能夠發揮更大的價值。慧聰集團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來講,怎麼樣在資本上有所體現。

但實際上這違背了您投資的本原。前面的併購談不上成功,這個過程中有比較多的收穫。當初的投資本着投資標的,跟公司有一定的協同,而且投資控制的時候,做了一些條款的風險控制。不達預期對公司並沒有太大的傷害。併購過程中併購條款的設計挺有學問的。

徐景元:非常感謝各位嘉賓的精彩發言,剛才的分享中,大家對中國經濟的發展信心十足。謝謝各位!希望未來都能夠擁有一雙發現美的眼睛,發現最有價值的項目,一同擁抱即將到來的春天。而投資家網也非常堅信,股權投資行業的冬天反而是價值投資的春天,市場低迷的時候對投資人來說,是最好的機會。

田鋒:我從兩方面分享一下我的看法。第一,我在中興通訊2015、2016年時,在珠海併購一家車廠。那時候我們出發點是併購一個比較傳統的產業,估值也不是很高,通過中興的技術、市場、政府關係來給它賦能,倍增它的價值,這個目的是實現了。

其實行業的波動對行業整合和集中度的提升是有非常大的幫助,強者恆強。濰柴剛剛上市的時候只是競爭對手的1.3倍而已,現在是十倍二十倍,而且每一次技術升級都會淘汰原有的競爭對手。

集團在一些市場的活動上也可以協同,相得益彰,這是中興通訊第一個試點的案例,還在路上沒有成功,我也覺得責任非常大,內部很多團隊也好、個人也好,出去創業沒有膽量,如果這種模式我們可以做成功,4萬多研發人員有很多好的創新idea,用合理的代價,用科研的力量,用好集團市場平台、政府關係,可以把一批把公司做到比如科創板上市。

如果不是寒冬,手上錢特別多往往就會亂花,趕上這個寒冬,我覺得非常有信心渡過。同時我覺得這個寒冬讓我在招聘、選擇餘地上反而得到了增強。在去年或者前年特別熱的時候人也不好招,素質不高,價格很高。不管寒冬還是夏天,都要活下去。

二 能做好企業家,不一定能做好投資

鄭賢玲:上市公司確實跟一般的投資公司會有一些區別,上市公司主要考慮的是企業的可持續發展。目前我們主要關注三個重點:

我們是2009年上市,看到周邊很多的企業,變成一個投資類型的上市公司,投的非常多。最後我也在深層次考慮為什麼這些企業這麼大步伐的做這些事情。可能是因為本身企業的發展能力、競爭力存在後勁力不足,才會大步伐併購,財務指標等能夠增色。

第三波中國的發展我們認為經歷了2G到4G年代,消費互聯網通過技術的創新有很大的發展。現在銷售互聯網的機會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發展機會比較小,包括對標中美資本上的結構,美國大概40%的企業市值來源於To B的企業,前二十大的上市公司有一半To B企業。而中國現在的情況基本上To B企業佔領的市值是3%到4%,前二十大的上市公司基本上沒有To B類的企業。

我們做英博超算,這個方向跟我們的主業相關不大,未來可以放棄控制權讓它獨立上市。另一方面,可以通過中興通訊強大的科技研發的能力來扶持這樣的公司發展。

我覺得,做併購一定不要着急,需要耐心,有時候做併購特別是前期時,跟標的接洽了解過程中,除了通過常規的盡調,時間也是很好的工具,通過時間驗證標的是否能經得住市場的各種考驗,一些問題也會隨着時間的發展暴露出來,所以一定不能着急。這兩年我們產業,我們一直尋找機會,有價值的才會下手。

特發集團和遠致富海之所以併購這家公司控股權也是因為看中這家公司的基因,希望藉此為深圳通訊產業乃至國家通信產業貢獻一份力量。大股東進入之後會加強投資力度以及長遠發展不是短期行為。

我們如果進行股權投資,想的可能是要把這個企業做好,升級。如果他自己能做好,我們當然很高興,我們投他讓他自己把這家企業做好,如果他做不好,或是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也希望他能在我們的幫助之下,做的更好。這也是我跟很多上市公司負責投資併購的董秘同學交流的看法。

對於實業上市公司而言,也應該像財務投資者學習。財務投資者,是非常開放的。這一點對於中國的實業公司、上市公司而言,我認為非常重要。因為中國的上市公司、實業公司更多是由創始人從小到大自己創立並發展起來的,往往對資本市場並不太熟悉,甚至有些公司相對資本市場比較封閉。因此我認為一個好的實業公司應該向生命體一樣,打開公司的邊界,不斷與資本市場交流,並且通過併購以及投資手段跟資本市場進行合作,與資本市場進行一個新陳代謝的動作,不斷吸收好資產進來,並且建立良好的生態圈。

我們把併購投資的方式也做了一些改變,前兩單都是收購股權。後來覺得包裝產業在這幾十年的發展過程中,傳統產業藉助于互聯網行業、科技行業的嫁接,對這個行業帶來一個新的發展。我們會圍繞這種科技行業,如何通過科技行業助力于傳統企業的發展,可能會照這個方向去找一些標的。這類標的會以投資為主,投資之後藉助上市公司的資源、優勢,來助力于標的企業的發展。標的企業可以單獨上市或者最後通過上市公司退出也可以。

黃琳:關於投資併購方面,美盈森上市以來做過兩單併購,這兩單併購里,體會比較多。這些體會裡,是值得跟大家做一些分享的。

本次峰會以「資本破局」為主題,深度剖析股權投資全新業態,並廣邀各地政府領導、500+投資同行、500+FOFS、財富管理機構、上市公司以及1000餘位商界精英齊聚一堂,圍繞GP與LP當下最關注的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度交流與探討。

改革開放以來四十年,中國發展速度非常快,企業發展速度很快,但有很多管理的功課落下了。在寒冬來臨的時候,無論是企業還是投資人,該做什麼就做什麼,扎紮實實提升自己的核心能力、提升自己的管理水平,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完善組織機構,建立組織能力,春天總有一天會來,而且春天來了以後會有更大的收穫。

三 寒冬之下,上市公司投資何去何從?

跟現在對比,用上市公司的錢投一些天使項目,找到一些認為不錯的公司,這個效率不是特別高。2018年開始慧聰集團進入到第二階段,也是慧聰集團在產業互聯網利用新戰略思路。慧聰集團在2018年投資孵化垂直跑道,實現控股。

徐景元:由於時間比較晚,請大家簡單談一下目前整個資本市場面臨寒冬的情況下,上市公司投資應該何去何從?請大家簡單發表一下看法。

首先,請各位嘉賓簡單介紹一下自己以及自己的公司。

從麥捷科技的成長基因看,這是一個從事高端電子零部件及集成電路的公司。麥捷科技在2018年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研發人員和生產技術人員的比例超過了40%,這個公司是以生產技術為導向的公司,所處的行業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麥捷科技對標的企業是日本和美國的企業,而部分標杆企業的年限在五六十年以上,因此從基因來看是需要長期技術積累的。

對於初創企業來講,最難的是在早期的五年,產品開發需要各種各樣的技術,如果從市場上找這些技術、找這些人很難,高水平的人也不一定能出來。

第一,提升主業核心能力,一方面自身在主業核心能力上持續投入,另一方面也放眼全球,投資與主業相關的產品技術和服務,比如中集在能源方面的高壓、低溫儲運技術,我們在物流業務方面會關注物聯網和大數據;

大家知道,在澳洲這個行業的集中度是90%,在中國前十大企業都不夠10%,都是基於我們服務的下游企業,是息息相關的。

吳珈宜:這可能跟各個行業不同有關係,每個行業有自己行業的特點,比如說從事的化工行業,關於行業的技術、成熟,現在使用的技術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已經成熟了,是一個技術更迭比較慢的行業,因此有就促使我們有一些技術積累、管理沉澱的公司走到龍頭的地位。但是我們也發現在國內的這些化工企業,尤其是中游企業,小、散、亂的情況比較常見。例如國外的化工企業都是巨頭,如果有機會我們也希望在產業融合方面做出一些自己的貢獻。但是前提是一定會投那些看得懂的企業、看得懂的行業。從事主營業務這麼長時間,看相關的行業一些能夠理解的行業可能會更有經驗一些。這也是下一步的思路。

徐景元:各位嘉賓剛才的分享非常精彩,接下來想請教大家一些問題,首先請教一下鄭總,您從投資機構加入非常傳統的老牌上市公司,您作為一個投資人和上市公司的企業家在磨合過程中有什麼樣的化學反應,或者有什麼樣的矛盾、有什麼樣的有趣故事跟大家分享。

徐景元:田總的公司目前的是處於被上市公司投資的狀況,我想知道您的公司如果從獨立發展的角度和上市公司戰略協同方面是否會需要做一些取捨,您怎麼平衡自身業務和集團的關係?

田鋒:產業發展看自己的規律,在寒冬更考驗做企業經營的能力、風險管控能力、聚焦能力,把有限的資源聚焦到價值最大化的事情上,聚焦是最重要的。

因為智能汽車一定離不開5G,中興這方面有很多優勢,但智能汽車跟中興的主業不重疊,我們第一次把股權拿出來融資,分散風險,用社會化的資本來發展這塊業務。

因為上市公司或者實業公司的優勢在於深耕某一個行業,對於技術、實業非常了解,長期在某個行業耕耘。作為一個好的財務投資者也需要做到這一點,也需要聚焦在一個行業里長期研究、摸索,才能真正發現這個行業的規律,找到好標的。

我們也隨時做好當接盤俠的準備,我們的想法是把生意接過來自己把它做好。因為我們公司也是這樣一個發展歷程,可能我們的切口很小,賽道很窄,但我們每一錘都希望扎得足夠深,希望把地基挖到最深,也在每一個賽道上都爭取能夠做冠軍。

黃總,您剛才講到美盈森做了兩家併購。不同於私募股權基金,上市公司處於強監管狀態,被監管機構和股民注視,很多上市公司併購會被質疑,而且有很多是不達預期的。想請問一下黃總,併購的時候如何做好風控,如何面對監管?

徐景元:接下來請教一下吳總。您剛才講到貴公司更多的認為自己是一個創業者而不是投資者的角色,做好創業這件事是非常需要有企業家精神的。現在整個上市公司圈子裡,併購在很多情況下,並不是僅僅為了產業布局,更多的是為了更好概念或者有更高的PE倍數。請教一下您對這個現象怎麼看?

第一個階段是上市公司用自己的資金做一些天使項目。這些項目遍布在很多行業,包括服裝行業、工業品行業、消費品行業。在若干行業,慧聰集團2014、2015年左右投了二三十家天使項目,也有些公司走出來了。

慧聰集團的歷史有三波:第一波上市之初,在信息沒有互聯網年代,信息完全不對稱的年代出了慧聰的商情,幫助中小企業做生意,結合上下游整合資源更好地匹配在一起。我們的家電行業每年六個展會,仍然是最大的家電行業交易展。

上市公司來做併購投資以及一個財務投資機構來做併購投資,到底有什麼樣的區別。我認為有區別,但更多的是共性。所謂投資就是要發現價值,培養價值,最後兌現價值,這一點對於上市公司和財務投資者都是一致的。

吳珈宜:我想介紹一下,我們2017年底上市后,現在還並沒有進行股權投資,但我確實在過去一兩年時間里看了很多公司,去研究投資這件事情。也跟我們的管理層和老闆不斷探討我們應該採取一種什麼樣的投資策略進行我們的對外投資。

徐景元:從黃總的分享可以聽出,來美盈森在資本運作方面非常謹慎,更多關注自己業務的發展和技術創新,這也是公司能走到今天非常關鍵的一個原因,希望美盈森能夠改變國內市場分散的現狀,逐步把公司做大。

中集集團總裁戰略顧問鄭賢玲鄭賢玲:我是鄭賢玲,原來也是做投資的,後來因為上市公司也要從資本的角度思考一些問題,所以我就被請過來,現在在中集集團做總裁戰略顧問。

鄭賢玲:我早期來自中信建投和鼎暉投資,是比較單純的金融機構,比較傾向於從項目本身的前途和價值來做投資,麥總一開始也傾向於我可以獨立成立團隊做這個事情,但是實際上主管投資的領導希望所有的投資項目都能為原有的業務服務,這對我來說的確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正因為這個矛盾,所以我今天不在投資的崗位,而到了戰略的崗位。

投資家網、簡為投資副總裁徐景元徐景元:非常榮幸能主持這場圓桌論壇。這一場我們請來產業界的重量級嘉賓,大家都是上市公司背景。接下來一起探討一下上市公司的股權投資之道。

徐景元:鄭總剛才講到了投資人和企業家的差異性,希望您能和集團很好的磨合,把中集集團帶到一個更高的高度。

當我說,好的投資人一定是好的企業家,講給一個投資人聽時,他說好的企業家未必是好的投資人。我覺得既然是這樣,我們作為上市公司,經歷了成功的創業,我們擅長的事情應該就是創業。把自己的企業做好才是我們最擅長的事情,財務投資的事情交給專業的投資人做。

反過來中興通訊這一塊通過資本增值獲得收益。我們非常看好做這個事,中興通訊也在支持這個事,我們融資還在進行中。

洪超然:慧聰這兩年首先要專註于生意的本質,B2B為什麼沒有很大的發展,因為很難像To C一樣把這個行業燒起來,中國任何一個行業上萬億規模很正常,資本一個行業就很難燒動。我們每投的一家公司確實能夠賺錢,一家好公司在慧聰生態體系中資源嫁接以後幫助它更好的發展。

今年年中,我們發佈了慧聰集團公告,會把總部會從北京搬到粵港澳大灣區,在惠州,在大灣區里,在傳統中國產業帶上做深耕。今年開始我們會在體系外成立基金,後續用基金方式投資我們看好的行業,用體外先孵化、孕育,然後再找到新的各個領域里我們認為值得投入的好公司。

慧聰集團可能會在今年進入到第三階段。一方面和國內資本情況有一定變化,另外是5G到來,2018年開始資本熱點上,產業互聯網成為繼消費互聯網之後非常熱的熱點,跟整個大勢有關係,跟我們的變化也有很大的關係。

能源、人、物三方面的數據庫布局,我們通過多年的積累,現在有能力做一個更好的平台。一方面慧聰網作為產業支柱,跟所有的中小企業客戶的觸點更多。包括物流,每年50萬的訂單,把這個訂單變成觸達中小企業客戶所有的行為,包括電子簽約、電子取證、合作新產品,從多維角度獲得產品行為數據,在好的行業上進行投資和孵化。

今日关键词:不限量套餐将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