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28走势图-幸运28-中国临海新闻网
点击关闭

特斯科尔-西班牙征服者科尔特斯只带着600人马-中国临海新闻网

  • 时间:

爱国留学生唱国歌

後人想像中的特城當年11月,西班牙人進入墨西哥盆地,看見建在大湖中的阿茲特克城市特諾奇提特蘭(以下簡稱特城),以堤道與外部相連。城內街道寬敞整齊,建築宏偉,比威尼斯還繁華,住有二十萬人口,更是比威尼斯超出一倍,令人難以置信。

美洲土著並沒有共同的身份認同,部落之間只有祖祖輩輩留下來的恩怨。在他們看來,西班牙人是可以利用的番兵番將,戰鬥力強人數卻不多。他們沒有想到,番兵番將會成為他們的主子。而西班牙人最後能夠得逞,靠的也不是調度有方或勇猛威武,而是他們從舊大陸帶來的病菌病毒。在哥倫布登陸之後的一個半世紀,因為土著對舊大陸的天花、麻疹、水痘、流感等等沒有抵抗力,墨西哥所在的美洲中部地區人口要減少90%。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非洲西岸的部落,在組織上比美洲土著更為鬆散,卻對舊大陸的疾病擁有抵抗力。歐洲人的鋼鐵火炮對他們沒什麼辦法,要等到工業化之後的十九世紀下半葉才有瓜分非洲的能力。

蒙特蘇馬出城迎接,雙方交換禮品互致敬意,雖然免不了猜忌,卻還維持客氣。沒過多久,客人被帶去參觀市中心的大神廟,帝國的宗教殿堂。那裡定期舉行人祭,捕獲的戰俘被開膛破肚,還在跳動的心臟被取出之後獻給哺育萬物生長的太陽。西班牙人看后覺得恐怖,更害怕自己被抓去當人祭。科爾特斯決定先下手為強,將蒙特蘇馬扣作人質,又進一步禁止人祭,清洗祭壇上的斑斑血跡,並掛上鎮邪的十字架。

傳說之一:西班牙人的優越雖說教科書中不再稱道征服者,西方媒體與大眾書籍之中還是不難找到相關事迹的介紹。比如說,曾經打入中國市場的美國電視節目《歷史頻道》,前些年拍過一個征服者系列記錄片,其中有一集講的就是科爾特斯征服墨西哥,典型的傳奇式描述。

墨西哥城內的耶穌醫院,據說就是當年蒙、科二人的見面之處,院內有一幅展現二人相見的壁畫現實之六:誰利用誰

科爾特斯的人馬在特城好吃好住,表面上維持和氣,實際卻相當緊張。他們深入虎穴,人數太少,隨時擔心被送上大神廟當人祭。但是蒙特蘇馬沒有輕易動手,應該是擔心由此引起的死傷與破壞會傷害皇帝的威信。從1519年冬天拖到1520年夏天,卻是局外的古巴總督耐不住性子,派兵前往墨西哥,討伐違令的科爾特斯。帶着金銀,科爾特斯匆忙趕往沿海,以重金收買西班牙討伐者加入他的行列。而特城這一頭碰巧舉行大型的土著宗教慶典,留在城內的西班牙人過於緊張,誤以為要拿他們去做人祭,與阿茲特克人大打出手,蒙特蘇馬應該是在此時才被西班牙人綁架。科爾特斯趕回特城時雙方已是勢同水火,只能率眾趁天黑突圍。原本夜晚不打仗的土著倉促應戰,卻還惦記着抓活口拿去祭神,這才給西班牙人衝出重圍的機會。不過,這悲痛之夜還是讓西班牙人傷亡慘重,征服已是難以持續。

墨西哥中部有一個水源較為充足的盆地,周邊有約五百個城鎮,分佈在平均海拔近兩千米的高原地帶。那裡早就有文明,城鎮有一定的規模,組織上卻像古希臘城邦,小國寡民打鬥不停,政治生態弱肉強食。在技術上,當地人還處於石器時代,沒有青銅,沒有牛馬豬羊,也沒有帶軲轆的車輛。但是與當時的歐洲相比,在建築與天文上相當先進,也有獨特的藝術風格。

那個突圍的夜晚,後來被西班牙人稱為悲痛之夜。遭受挫敗之後科爾特斯不屈不撓,號召手下拿出男子漢的勇氣,不報此仇誓不罷休。他們撤退至土著盟友的地盤稍事休整,開始策劃反攻。一邊教土著建造小船,用來控制特城周邊的湖面。另一邊,結交更多的土著盟友。1521年春季準備停當,西班牙人與土著盟軍將大湖團團圍住,以火炮切斷主要的三條堤道。只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城內不但糧食耗盡,而且舊大陸帶來的傳染病肆虐。西班牙人終於攻破特城,征服墨西哥。祭人的大神廟被搗毀,取而代之的是天主教堂。阿茲特克的地域被命名為「新西班牙」,特城變成墨西哥城,科爾特斯從此名列歷史上最偉大的征服者之一。

傳說之三:科爾特斯的絕地求生

傳說之二:土著的迷信與不仁與其相對的是阿茲特克帝國皇帝蒙特蘇馬,地位至高無上,統治殘暴。面對西班牙人的攻勢,蒙特蘇馬請人念魔咒做法事,很有幾分迷信。阿茲特克神話之中有一位白臉大鬍子長着羽毛的神蛇,在眾神爭鬥之下被趕出墨西哥,臨走時發誓有朝一日要從東邊搭船回來。科爾特斯是白人,留着大鬍子,正是從東邊乘船而來,1519年又恰巧是傳說中蛇神歸來的那一年。蒙特蘇馬因此以為科爾特斯就是蛇神下凡,無法抵擋,只能聽天由命。

半年過後,古馬總督派出另一支隊伍登陸墨西哥,討伐違背指令的科爾特斯。科爾特斯只好趕往沿海,成功勸說剛登陸的西班牙人加入自己的隊伍。就在此時,留守特城的西班牙人卻惹下麻煩,對阿茲特克的宗教節慶發生誤會,以為土著要對他們不利,爆發衝突。科爾特斯趕回特城,與留守的部隊一道被圍困在皇宮之中。西班牙人推出蒙特蘇馬上宮牆勸說土著退兵,不但沒有效果,蒙特蘇馬反倒被亂石砸死。無奈之下,科爾特斯率部趁黑夜突圍,歷經浴血混戰,付出死傷過半的代價,總算殺出特城。

大航海時代︱西班牙征服墨西哥的傳說與現實

現實之二:阿茲特克不稱為帝國

HistoryChannel, The Conquerors – Cortez: Conqueror of Mexico https://youtu.be/A8niQ1ZAbwU

因此,時常有人說科爾特斯巧妙利用土著之間的矛盾,以數百人征服諾大的阿茲特克帝國。但是,這句話反過來說更為確切:科爾特斯被土著部落所利用,充當他們推翻阿茲特克的急先鋒。至於說圍城一役西班牙人能夠掌控多少,則不無疑問。畢竟科爾特斯與土著的語言溝通都得費事經過兩個人的兩道翻譯,別說指揮這二十萬人,連搞清楚各部落的基本狀況恐怕都有很大困難。

總督卻心起疑竇,怕此人不好掌控。科爾特斯在墨西哥沿海登陸后,果然派人帶着金銀前往西班牙,申請內陸探險的特許,想搶走總督心頭的肥肉。這種爭先奪利的例子,在當時相當普遍。只是國王的特許還沒有弄到,聽到風聲的總督先行下達撤軍令。科爾特斯拒絕服從,帶領的人馬至此成為違令的叛軍。挺進內陸時下令破釜沉舟,並不是表達堅毅的決心,而是為了防止手下反水,撤回古巴。

現實之三:人祭不見得就更為殘忍

人祭的確是流行於美洲土著之中。他們奉天體為神靈,宇宙運作需要祭祀的支持。以最重要的太陽來說,每天爬上爬下滋潤萬物很是辛苦。取出仍然在跳動的心臟獻祭,為的是給太陽神足夠的精力,保持陽光普照季節更替。血淋淋的場面做得隆重盛大,當然還有另一層含義:以恐怖來震懾敵對部落。阿茲特克征伐範圍廣,人祭規模做得更大。西班牙傳教士後來號稱他們一次人祭要殺掉上萬人。

墨西哥城找到的大神廟遺址,在阿茲特克帝國時期曾經是人祭的主要場所

西班牙征服美洲的過程在當今的西方通史教科書中,通常沒有多少着墨。以使用廣泛,由Coffin等人所著的《Western Civilizations》為例,不過就三兩句話:「在1519到1521年間,西班牙征服者科爾特斯只帶着600人馬,就打垮墨西哥的阿茲特克帝國,將統治者巨大的財庫洗掠一空。其後在1533年,另一位征服者皮薩羅推翻南美的印加帝國,搶走海量的金銀。他所帶的人馬,只有區區180人。」幾百位歐洲勇士擊垮人口成百萬上千萬的兩大土著帝國,讓人驚嘆不已。

現實之四:兵器的優勢有限西班牙人的確擁有更為先進的武器裝備。但是那時候的火槍火炮還相當原始,轟一聲聽來可怕,打完一發上彈要數分鐘時間。帶着十幾門火炮運往高原相當費勁,形不成多少戰力。更何況當地雨天多,受潮的火藥時常點不着。狼狗在近處撕咬兇狠,但是拿着兵器的勇士還是可以對付。西班牙人的十幾匹馬也就那麼一點陣勢,真正的用處不在衝鋒陷陣,而在通風報信。對付土著的石器最好用的其實是鋼劍,仍然屬於近身揮舞的冷兵器,周邊若是人多還是相當吃力。

阿茲特克是十三世紀才從北方乾旱地區下來的蠻族,到十五世紀更是帶領另外兩個部落組成聯盟將周邊征服。說它是帝國有幾分勉強,其通訊運輸能力無法在四處駐軍或是派官,只是要求大家定期進貢表示臣服。不服氣的部落一直存在,每年都有徵伐與抵抗。土著戰爭基本由貴族壟斷,講究個人的勇武,有幾分比武的味道。參戰者穿金戴銀頂着羽毛,交手時執意要將對方活捉,帶回來的俘虜被帶往祭壇,開膛取心。

節目一開始就突出西班牙在技術上的先進,不但有鋼鐵做成的刀劍,更配有震耳隆隆的火炮,外加火繩槍與弩弓作為射擊武器。他們帶來的高頭駿馬讓土著看得目瞪口呆,以為是神獸天降。他們帶來的兇猛狼狗,讓土著聞風喪膽。

現實之五:科爾特斯的誇大知道土著部落之間有許多矛盾的科爾特斯,並沒有打着征服的旗號,而是自稱西班牙國王的使節,想去拜訪阿茲特克皇帝蒙特蘇馬。沿途走來也不是硬打硬拼,而是軟硬兼施,設法與各部落交往。蒙特蘇馬早就探知西班牙人的到來,不想與他們直接衝突,而是送上金銀,勸他們回頭。只是科爾特斯屢勸不止,而且在各部落之間遊走,果真串聯起來也是麻煩。既然科爾特斯是使節,只帶着幾百人,加上約三千土著盟友,不如將他們請進特城就近看管。所謂蒙特蘇馬以為科爾特斯是神仙下凡的說法,來自後來的土著民間傳說,被喜歡談論鬼神的傳教士記錄誇大,並沒有出現在參与遠征者的記述之中。

西班牙人的第一場硬仗發生在離特城一百公里左右的特拉斯卡拉,土著部落雖說傷亡很大,西班牙人也損失了五十多人。對一支共總才有五六百人的隊伍來說,經不起幾次這樣的折騰。幸運的是,特拉斯卡拉一直對阿茲特克的霸道不滿,雙方矛盾經年長久。領教西班牙人的厲害之後,部落首領回心轉意,願意與他們結盟對付阿茲特克,提供數千勇士加入他們的行列,特別是幫忙搬運物資。

M. Restall, Seven Myths of the Spanish Conques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科爾特斯曾是西方最受稱道的英雄,代表着殖民者的優越。到二次大戰之後,殖民帝國無法維持,道義上也說不過去,一般教科書中講起相關的事件有些尷尬。寫上這樣廖廖兩句,說來是不再讚頌殖民者的勇武,給讀者留下的印象卻還是西方人強大無比。但是,他們憑什麼神奇到這種地步?

T.J. Brinkerhoff, Reexamining the Lore of the"Archetypal Conquistador": Hernán Cortés and the Spanish Conquest of the Aztec Empire, 1519-1521, History Teacher 49 (2016) pp.169-187.

西班牙征服者都是些散兵游勇,那時候連國王手下都還沒有統一調度的職業正規軍。他們在戰場上有便宜可占,也是因為土著特有的作戰方式:戰前要跳舞做儀式,不搞突襲,不從背後捅刀,更麻煩的是為著抓活口帶回去人祭,總想着攻擊對手的腿腳而不是要害部位。

「征服」的含義況且「征服」這個詞用來也並不適當。阿茲特克被沖跨,只是部落之間的權力重組。因為這場勝利,科爾特斯的確得到西班牙國王的總督任命,但是他手下那幾百人如何統治這好幾百萬,分佈在高原山落,交通很不方便的部落?其後十幾年,科爾特斯還是領着來自西班牙的冒險者,帶上土著盟友,四處尋找別的目標,只是未能再找到像阿茲特克這麼肥的一塊肉。

西班牙殖民者筆下記錄的土著勇士

時任古馬總督搞到一份特許,在墨西哥沿海地帶進行探險。總督知道內陸還有更大的目標,這一次只想派人探情況,下一次才準備親自帶隊前往。本想將任務交給最信得過的弟兄,他們卻覺得油水不大,不願領命,任務這才交給總督的秘書科爾特斯。他的確是讀過一點書,但是歐洲沒有學而優則仕,貴族家排行靠後沒有繼承權的孩子才要去讀書。科爾特斯也沒讀出個名堂,十八歲就去了美洲,闖蕩十五年,參加過征服隊。這是他頭一次當領隊,很快就招到人馬,籌備很是順利。

In Our Time, BBC, The Aztecs,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p00548v0

沒想到經此一役,蒙特蘇馬在混戰中被綁架殺害,阿茲特克傷亡不小,在周邊部落眼中的地位大為下降。平日對阿茲特克霸權的不滿隨即發酵,土著部落在西班牙人身上看到擺脫壓迫的機會。這才形成現代學者估計有二十萬人的大聯盟,以反叛土著為主體,將特城所處的大湖周邊團團包圍。最後特城被攻破,科爾特斯把功勞都歸在自己身上,終於贏得西班牙國王的肯定與嘉許。

此時的科爾特斯還沒有收到西班牙國王的特許,進入墨西哥內陸違背了古巴總督的命令,于軍法來說屬於叛逆。與一般征服者不同,科爾特斯的確有點文化,一路上將所見所聞寫成書信,派人送往西班牙,講述自己的戰功,爭取國王推翻古巴總督的成命,批准他的探險。因而他的記述也是誇大到沒譜的地步:他的土著盟軍號稱有十萬之多,他所經過的地區個個富得流油,蒙特蘇馬第一次見到科爾特斯,就真誠表示臣服於西班牙國王;而西班牙人進入特城沒多久,就清除了大神廟的人祭,掛上了十字架。他所要證明的是自己的探險雖說違令,卻為西班牙立下汗馬功勞,不但帶來大片富庶的土地,還為上帝剷除了祭人的邪教。

W. D. Phillips and C.R. Phillips, The World of Christopher Columbus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2)

S. Gruzinski, The Eagle the Dragon: Globalization and European Dreams of Conquest in China and America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 translated by J. Birrell (Cambridge, UK: Polity Press, 2014)

參考資料:J. Coffin et al, Western Civilization, 17th ed. (New York: W.W. Norton Company, 2011)

與通常的英雄傳奇一樣,科爾特斯征服的故事有幾分真實,更有幾分誇大,最為欠缺的卻是背景與比例感。1519年離哥倫布的首航已有27年,人們知道那裡是新大陸,不是亞洲。西班牙的勢力還局限在加勒比海周邊,當地經濟相對原始,沒有香料,不像葡萄牙可以繞過非洲直接去亞洲,賺得金銀滿缽。當葡萄牙全心全力打造海外貿易的時候,西班牙對美洲卻是心不在焉,任由一幫冒險者四處闖蕩。管理方式遵循的還是哥倫布模式,有意探險者得向西班牙國王申請特許,自己出錢備好人馬,征服土地可以得到總督的任命。當年哥倫布出海,艦隊組建費用王室出了一半,如今國王懶得出錢,只是批特許,等着抽成。

更為突出的是科爾特斯其人,來自貴族家庭,自幼習武還讀過大學。年紀輕輕來到新大陸闖蕩,在征服古巴時表現出眾。1519年率領一支五百多人的隊伍前往墨西哥,征服擁有巨大財富的土著帝國阿茲特克。他英勇善戰,足智多謀,手段靈活,膽略過人。古巴總督後來改變心意令他撤兵,他卻堅定不移,要將征服進行到底。當行軍過程中有軍心動搖時,他竟燒毀帆船以絕後路,展現破釜沉舟的勇氣。

他的人馬將土著部落殺得落花流水。他還很是幸運:找到一位被土著俘去數年的西班牙教士,會講中美洲流行的瑪雅語;又獲得一位土著女子,會講瑪雅語與阿茲特克部落的語言。通過這倆人的翻譯,他得以與土著部落交流,施展外交手腕,贏得許多支持。

科爾特斯的征服線路與現代銅像

不過,阿茲特克被攻破只是三個月的圍城,期間雖然有疾病流行,卻是交戰土著部落的雙方都有病號。疾病對這一場戰役的影響有限,其效果得放在長時間來檢視:一個世紀下來土著不但人口急劇減少,宗教與文化也受到很大破壞,相關事件未能留下土著一方的記錄。後代的歷史學者不難看出西班牙敘述的不合情理,卻難以填補土著敘述的空白,儘管土著發動反叛的動機、串聯、協調與行動才是圍城戰役的主體。而普羅大眾喜歡簡單明了的英雄故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邏輯應用到歐美兩種文明的對撞之中,很容易變成白種人憑着技術、宗教、甚至種族上的優越,戰勝迷信、殘忍與脆弱的土著帝國,以至所謂科爾特斯的征服奇迹至今仍然有人津津樂道。

人祭之後的頭顱還要做特殊處理,也留給現代考古足夠的線索,顯示規模要比傳教士的記述小很多,通常幾十,多的時候達到數百。以現在的價值觀,人祭是殘忍野蠻的習俗。但是在土著人眼中,戰爭的終點不在戰場,而在祭壇。以捉活口為主要目的的戰爭,沒有拚死廝殺,也不針對平民,更比不過現代的地毯式轟炸或核威懾。也就是說,美洲土著的戰場還沒有進化到舊大陸戰場上的野蠻程度。土著抓來祭神的大部分是淪為俘虜的貴族勇士,而西班牙人為了震懾土著民眾卻時常殺害無辜的婦女與孩童。

N. Nunn, N. Qian, The Columbian Exchange: A History of Disease, Food, and Idea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4 (2010) pp.163-188

現實之一:西班牙殖民地組織混亂

今日关键词:00后首夺大满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