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月美联储降息引发美元指数小幅回调期间-上海交通新闻-建宁新闻
点击关闭

再度经济-在本月美联储降息引发美元指数小幅回调期间-建宁新闻

  • 时间:

日本福岛剧毒泄露

數據顯示,在9月初美元指數創下年內新高期間,MSCI新興市場貨幣指數幾乎抹平今年以來全部漲幅。其中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與匈牙利福林等新興市場貨幣跌幅分別達到33%、7%與6.8%。

人民幣匯率企穩獲支撐值得注意的是,儘管美元指數無視美聯儲降息而趨於上漲,人民幣匯率因此受到的下跌壓力則明顯減弱。

記者注意到,截至北京時間9月19日21時,美元指數在美聯儲降息后,從98.6小幅回落至98.25附近,幾乎回吐了前一個交易日漲幅。

「更重要的是,9月美聯儲降息將令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繼續走高,甚至可能突破160個基點,遠高於80-100個基點的舒適區間,令人民幣匯率企穩反彈獲得新動能。」他進一步指出。

美聯儲最新的利率點陣圖顯示,儘管美聯儲7位委員認為年內有必要再降息一次,但另外10位委員則傾向年內不再降息。更重要的是,多數美聯儲官員認為2020年預期利率不會有變化,但2021年與2022年預期各加息一次。

北京時間9月19日凌晨美聯儲降息25個基點后,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經理張剛(化名)再度買漲美元指數。

張剛所在的基金內部交易團隊認為人民幣匯率正「受益」美元走強趨勢——具體而言,若美元走強導致其他新興市場貨幣面臨嚴峻貶值壓力,大量投向新興市場的資金就會湧向人民幣資產避險,這種狀況已在9月初美元指數創年內新高期間出現過一次,隨着全球經濟復蘇乏力與貿易局勢多變,多數對沖基金認為這種狀況還會反覆出現,甚至成為一種新常態。

黃俊指出,目前全球貿易局勢變化依然對人民幣匯率波動起到決定性作用,相比而言,中美貨幣寬鬆政策步伐幅度分化等因素被放在次要位置。

黃俊則向記者指出,美聯儲最新利率點陣圖表明美聯儲並沒有大幅轉向降息寬鬆周期,即當前降息措施未必具備延續性,這無疑澆滅了眾多金融機構押注美聯儲大幅快速降息的預期,迫使他們意識到過度押注美元貶值存在巨大風險,不得不對美元空頭進行平倉。

在他看來,在9月美聯儲降息引發美元指數小幅回調期間,對沖基金之所以積極趁機抄底美元指數,很大原因是為未來全球貿易局勢再度「反覆波折」未雨綢繆。

降息反成買漲美元信號「現在華爾街金融機構都感覺到,美聯儲最近兩次降息都顯得不情不願。」張剛向記者透露,這也是每逢美聯儲降息后,買漲美元指數熱情驟然高漲的原因之一。

不過,人民幣匯率則顯得「獨善其身」。

張剛透露,當前不少對沖基金之所以無視美聯儲降息舉措而逆勢買漲美元的另一個底氣,是他們注意到全球貿易局勢變化對美元指數漲跌的影響力,已經遠遠超過美聯儲降息舉措。

惠譽評級相關負責人JamesMcCormack對此表示,隨着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與美元趨於走強,很多外債佔比偏高的新興市場國家因償還美元債務壓力驟增,未來一兩年信用評級下調壓力高於上調,由此帶來當地貨幣貶值壓力驟增。

「究其原因,一是美聯儲降息令中美利差再度走高,二是美元趨於走強令新興市場貨幣遭遇貶值壓力,驅動更多全球資金湧入相對安全的人民幣資產避險,令人民幣均衡匯率反而趨於平穩波動。」麥格理銀行新興市場外匯分析師ViktorShvets指出。

截至9月19日20時,境內外人民幣匯率均未跌破7.10整數關口,呈現小幅下跌波動狀況。

「9月19日美元匯率之所以小幅回落,主要是受到量化投資模型因降息而自動削減美元頭寸所致,但這卻給我們創造不錯的抄底機會。」張剛透露。隨着美元指數小幅回落,他發現不少對沖基金同行都在抄底增持美元多頭頭寸。

「這背後,是越來越多對沖基金不再將美元上漲作為投機沽空人民幣套利的重要籌碼。」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人民幣匯率「破7」以來,離岸市場人民幣6個月遠期匯率較即期匯率的價差均值僅有237個基點,遠低於去年四季度人民幣逼近「7」期間的415個基點,表明市場對人民幣看跌的預期較去年底大幅降溫,二是全球多國央行跟隨美聯儲降息導致「資產荒」現象再起,而中國央行不跟風降息則令人民幣資產收益優勢再度擴大,吸引大量全球資本湧入人民幣資產「避險」,令人民幣匯率企穩獲得極強的支撐。

「因為8月美聯儲扣動降息扳機后,美元指數不跌反漲,甚至在9月初創下年內新高99.36,我們認為歷史還會重演。」他解釋說。

張剛的這份底氣,主要來自美聯儲內部圍繞未來降息的巨大分歧。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無視」美聯儲降息效應反而趨於上漲,正令不少新興市場貨幣遭遇日益嚴峻的貶值壓力。

「這意味着美聯儲儘管採取了兩次降息措施,但並未改變美聯儲當前設定的加息周期步伐。換言之,當前美聯儲降息依然僅僅是加息周期中的一次調整,並不意味着貨幣寬鬆周期就此開啟。」他分析說。這也是不少對沖基金無視美聯儲降息轉而看漲美元指數的最大原因之一。

在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看來,在美聯儲9月降息靴子落地后,金融市場的注意力正再度轉向全球貿易局勢變化,這也是影響未來人民幣匯率波動方向的決定性因素之一。

「事實上,在全球貿易局勢驟然緊張期間,避險資金湧入令美元指數兩次出現大幅上漲,令貨幣寬鬆-美元走弱的傳統交易邏輯被徹底打破。」他指出。8月中旬以來,多數華爾街金融機構將美元交易模型里的貿易摩擦因子權重大幅調高,甚至遠遠超過美聯儲降息因子,這也導致9月美聯儲降息舉措對美元下跌的影響力被大幅削弱。

數據顯示,截至9月18日,9月以來通過滬港通與深港通投向A股的北向資金凈流入高達432億人民幣,達到過去兩個月月均凈流入額的3.4倍。

加之近期沙特油田遇襲導致油價回升與美國CPI趨於上漲,更令市場預感到美聯儲傾向放緩降息步伐,具體表現在9月以來押注美聯儲10月降息的幾率從98%降至70%,也會帶動量化投資基金削減對美元空頭的押注,令美元匯率重拾漲勢。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分析說,這背後,是美聯儲對美國經濟增長的持續看好,令金融機構意識到「美債收益率倒掛—消費數據走弱—經濟金融危機」的風險傳導鏈尚未啟動,美國經濟依然有望延續「減速不失速」走勢,紛紛調整因美聯儲降息而看跌美元的交易策略。

「事實上,很多對沖基金不僅在逆勢買漲美元,還趁着10年期美債收益率回升至1.8%附近期間大舉加倉美債,因為他們正在押注只要全球貿易局勢再度緊張或英國脫歐等風險事件發酵,全球避險資本又會湧入美債美元,令他們坐收價格上漲收益。」張剛指出。

截至北京時間9月19日21時,境內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7.0954附近,境外離岸人民幣匯率則觸及7.0927,未「感受」到美元趨於上漲所衍生的下跌壓力。

今日关键词:六人制世界杯罢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