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保险俱乐部-搏击俱乐部仍然认为:自己不应承担责任-陕西安康新闻

  • 时间:

谢霆锋 王菲

據王力介紹,正是因為他簽訂過安全承諾書,所以在受傷后與搏擊俱樂部協商時,對方不願意承擔相關責任。王力不得不向12315消費者權益保障投訴,經工商部門協調,搏擊俱樂部最後承擔了65%的醫藥費。

當王力試圖維權時,搏擊俱樂部拿出了那張他簽署的「俱樂部免責」承諾書。王力的維權因此陷入拉鋸戰。

根據合同法第40條規定,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52條和第53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其中,第53條規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責條款無效:造成對方人身傷害的;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

出院后,關女士就賠償問題與卡丁車俱樂部及俱樂部投保的某保險公司多次協商無果,卡丁車俱樂部和保險公司都認為己方無責。無奈之下,關女士將兩者告上法庭。

「基於此,如果會員傷亡,俱樂部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俱樂部意圖以免責條款作為『免死金牌』規避責任的目的將無法實現。學員可以選擇按照侵權責任法或合同法的相關規定,追究俱樂部的侵權責任或違約責任。」柳松說。

在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保險系副教授張俊岩看來,購買保險的目的是轉移風險,所以個人投保時應注意相應的險種是否合適,尤其要注意條款中的保險責任和免責條款。

「根據這兩條規定,受害人可以主張合同中的免責條款無效。」張俊岩說,「在以往的相關案例糾紛中,如果雙方當事人均無過錯,法院通常不會認定俱樂部或者實戰對打的對手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但考慮到事故給受害人造成傷害,並且受害人為此支付了較多的醫療費用,則會根據公平原則,判決相關主體對受害人給予適當補償。」

法院認為,卡丁車俱樂部提供的安全防護設施不到位,並且關女士所接受的自願承擔風險條款為卡丁車俱樂部提供,其中加重了關女士的責任,免除了卡丁車俱樂部的責任,因此認定條款無效。法院判決卡丁車俱樂部承擔70%責任,賠償關女士各項經濟損失16萬;保險公司賠償關女士各項經濟損失9.5萬元。

柳松也認為,從事高風險運動行業的一些公司設置的免責條款,無論是以俱樂部與學員之間簽署的合同條款形式出現,還是以學員單方簽署的、以俱樂部作為相對人的單方承諾形式出現,在法律上均為無效。並且,無論「傷亡免責」條款是否屬於格式條款,均屬無效條款,不具有法律約束力。

對此,北京市萬商天勤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柳松說:「跆拳道、武術搏擊等運動的相關意外受傷的保險險種確實存在,但因為這類行業缺乏有效監管、出險率高等原因,保險公司對於這類保險一般不願意承保,即使承保,投保條件、免責條款和保費費率等方面均高於其他一般業務保險。」

王力的經歷並非孤例。2015年10月,來自北京的關女士到河北石家莊某卡丁車俱樂部開卡丁車。當關女士開車跑到第四圈彎道時,意外撞上拐彎處的牆壁,雖然彎道處有輪胎保護,但撞擊依然導致關女士嚴重受傷。經醫院診斷,關女士胸7椎體壓縮性骨折、雙肺挫傷。后經相關部門鑒定,其傷情構成九級傷殘。

「除普通意外險外,考慮到對此類特殊風險的保障需求,也有保險公司專門開發了高風險運動保障意外險。當被保險人因從事保險單中載明的特定高風險運動而導致發生保險事故或達到保險金給付條件時,按照合同約定提供保障。這類險種很多被設計為附加險,個人購買時先要購買普通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作為主險,再購買附加擴展高風險運動保險。」張俊岩說,另外還要注意,由於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只支付死亡保險金和傷殘保險金,而不承擔醫療費用保障。因此,個人在買此類保險轉移風險時,最好再購買意外傷害醫療附加險,否則治療費用在意外險中無法得到賠付。

王力認為,搏擊俱樂部的會員大多是以業餘健身為目的,與職業選手有所不同。搏擊俱樂部對業餘選手應有保護性措施,健全風險管控機制,還應為學員意外傷害購買群體保險。然而,不論是在辦理會員時,還是在簽署承諾書時,他都沒有收到搏擊俱樂部關於保險問題的通知。

「即便如此,搏擊俱樂部仍然認為自己不應承擔責任。經協商的賠償費用拖延了一段時間后才到賬。」王力說。

如果在高風險運動中受傷,傷者應該如何維權?

據張俊岩介紹,免責條款中通常將高風險運動定義為包括潛水、跳傘、熱氣球運動、滑翔機、滑翔翼、滑翔傘、動力傘、攀岩運動、探險活動、武術比賽、摔跤比賽、特技表演、賽馬、賽車及保險單載明的其他運動,並附有相應的定義。意外險中高風險運動的範圍要比高危體育項目大很多,除潛水、滑雪、攀岩外,還包括常見的滑冰、跆拳道、蹦極、駕駛卡丁車等。

關於違約責任,則按照合同法第107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採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據此,對於學員遭受人身損害的後果,學員可以按照其與俱樂部之間的合同約定,追究其相應的違約責任。

柳松進一步解釋稱,侵權責任是按照侵權責任法第37條第一款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據此,對於學員遭受人身損害的後果,學員可以要求俱樂部或公司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由俱樂部根據其過錯程度與學員所受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按照「過錯責任原則」,承擔相應的侵權賠償責任。

高危運動投保不易疊加購買轉移風險在高風險運動中受傷保險是否賠付的問題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那麼,高風險運動行業是否可以群體投保?個人參與高風險運動是否可以投保?

傷亡免責條款無效依法追究相關責任從事高風險運動行業的一些公司設置的免責條款是否有效?

柳松對此提出五點建議:第一,個人在決定參与此類活動前,應詳細了解其所需具備的身體素質、自身條件等要求,以避免因自身原因而發生任何人身損害等意外事件。第二,對於俱樂部要求學員簽署的合同、承諾、入會須知等所有文件,學員在簽署前,均應仔細閱讀,以避免簽署一些於己不利的文件,同時要保留自己所簽署的任何文件。第三,對於向俱樂部繳納的會費、培訓費等相關費用,學員應注意保存繳費記錄、收據或發票等憑證。第四,一旦發生人身損害等意外事件,學員應在及時、妥善處理傷情的同時,固定、保留與相關事實有關的證據材料(錄音、錄像、證人證言、發票、120救治記錄、110出警記錄、醫院病歷檔案等)。第五,一旦發生人身損害等意外事件,且學員認為俱樂部等相關單位、個人應為此承擔責任的,建議學員首先採取與俱樂部友好協商的方式進行解決;協商不成的,可以通過向主管工商機關、消費者協會投訴,或者向法院起訴等合理合法方式進行維權。(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姜 珊)

第二種是公司與保險公司溝通可否為會員投保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附加高風險運動保障意外險和醫療險。由俱樂部作為投保人,會員作為被保險人,會員或其近親屬作為保單中的受益人。按照中國保監會2015年發佈的《關於促進團體保險健康發展有關問題的通知》,對團體保險中投保單位與被保險人之間的關係規定得相對寬鬆,例如投保時因客觀原因無法確定被保險人,或承保后被保險人變動頻繁,但可以通過客觀條件明確區分被保險人的團體保險,如乘客意外傷害保險和遊客意外傷害保險等,都可以訂立合同。公司投保團險時還是要包含高風險運動保障意外險和意外傷害醫療附加險。

張俊岩說:「市場上常見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條款中,通常將被保險人因從事高風險運動而導致身故或殘疾作為免責事由之一,因為從事高風險運動可能會增加出險概率。高風險運動通常是指比一般常規性的運動風險等級更高、更容易發生人身傷害的運動,在進行此類運動之前需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和行動上的準備。」

這是北京市海淀區一家搏擊俱樂部要求來此健身的會員必須簽署的承諾書中的一項條款。

原計劃趁着假期空閑時間充裕,想通過學習搏擊健身的王力在這家搏擊俱樂部辦了一張會員卡。可還沒上幾次課,他就在一次實戰對打中發生左眼下眼眶骨折。

據張俊岩介紹,行業投保一般是兩種途徑:第一種是以公司作為被保險人投保公眾責任險,此險種的保險責任條款通常約定,「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在保險單載明的區域範圍內因經營業務發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的人身傷亡或財產損失,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應由被保險人承擔的經濟賠償責任,保險人按照本保險合同約定負責賠償」。公眾責任險可以為被保險人轉移賠償責任風險,但前提是被保險人被認定應當對受傷的會員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

得知自己簽過這份承諾書,是學生王力(化名)在此搏擊俱樂部健身受傷之後的事情。

因簽署免責承諾書搏擊受傷理賠遇阻專家分析

幾個回合后,王力的眼睛被對手一拳擊中。經醫院檢查發現,王力的左眼下眼眶骨折。

免責條款規避責任理賠維權舉步維艱王力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6月19日的搏擊訓練中,搏擊俱樂部教練安排他們實戰對打。王力對手的身高體重遠超過了他。

「但值得注意的是,自由搏擊、騎馬、滑雪、攀岩、潛水等均系風險較高的體育活動,學員自願、主動選擇參加此類活動,應預料到可能發生自身人身損害等風險,若此類風險成真,學員可能需要為此自行承擔一定責任。」柳松說。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在進行實戰訓練前,搏擊俱樂部要求會員簽訂安全承諾書。除了開頭提及的條款外,還有一條是「本人自願放棄追究���搏擊俱樂部的組織者、出資者或訓練師對可能在訓練中產生的任何意外傷害、致命傷害甚至死亡的責任」。

那麼高風險運動行業的承保問題是怎樣的呢?

傷亡免責條款不是商家「免死金牌」

「在長期或者短期的訓練中,無論受到何種意外傷害,本人自願放棄追究���搏擊俱樂部的組織者、出資者或者訓練師任何形式的責任,包括醫藥費、醫療費、醫務護理費等其他一切相關費用。」

今日关键词:抢900元救灾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