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工作地质-成昆铁路开通运营至今的近半个世纪里-河北联合资讯

  • 时间:

外部势力乱港实录

本文来源:封面新闻

成昆鐵路開通運營至今的近半個世紀里,沿線貧困地區的生活資源、教育資源、農業資源等通過這條鐵路與外界進行交換,涼山「聚寶盆」里的物產不斷被這條鋼鐵長龍輸送到祖國廣袤大地。

成昆鐵路大涼山與外界聯結的交通動脈近半個世紀以來,大涼山上的「慢火車」將旅客從大涼山的這一頭送往另一頭。

「胖胖的,很憨厚,很踏實的一個小夥子,對於工作從來不說苦和累。」 西昌工電段防洪辦主任陳昕這樣形容何耀。同事們手機里存着的何耀的最後一張照片,是他疲憊地躺在工地上就睡著了。

成昆鐵路建設在「築路禁區」上的生命之路。從建成之日起,已數不清歷經了多少次自然災害。一代代鐵路人就是在這樣艱難險惡的條件下肩負起「治山斗水保暢通」的使命。短短半月之內,接連三次斷道,鐵路人前仆後繼投入搶險。

「交通強國,鐵路先行」,僅今年上半年,成昆鐵路累計發送貨物184萬噸,每天就有2萬多名旅客通過成昆鐵路前往各個地方,是沿線群眾出行和貨物運輸不可或缺的重要通途。

地災頻發 搶險難度達到頂峰作為一條典型的山區鐵路,成昆鐵路沿線山高坡陡、水深流急,地質構造極為複雜,是全國自然災害最嚴重的山區鐵路之一。

8月14日上午,雨後初晴的尼日爾河兩岸格外平靜,成昆鐵路埃岱二號隧道出口處,數十名搶修人員正在全力組織清淤排障,在經歷兩次搶通后,線路清理工作仍在持續。

折返救人兩名鐵路人再也沒能出來「他們完全有機會從現場安全跑出來。但是何耀、楊銘又折返回去提醒其他人『快跑』,就因為2秒錯過了安全跑出來的機會……」 回憶搶險經過,西昌工電段工長陳坤哽咽了。

只不過這一次,36歲的何耀、28歲的楊銘及其他15名工作人員卻再也沒能走出來……

程轩 封面新闻记者 曹菲

7月底以來,受持續強降雨影響,成昆鐵路沿線區段多次發生水害並導致線路中斷。如何高效完成搶修任務,快速恢復通車,是成昆鐵路人不得不攻克的難題。

為了在「築路禁區」修築鐵路,18萬鐵道兵浩浩蕩蕩奔赴大西南決戰成昆,年輕的鐵道兵戰士用血肉之軀築就了這條鋼鐵大動脈。

成昆鐵路跨越大涼山區,蜿蜒出沒于峽谷之間,橫穿南北徑向構造帶和南北向地震帶,斷裂等各種災害性地質問題極其發育,全線有500多公里位於地震烈度7到9度的地震區,其中8到9度的有200多公里。成昆鐵路穿過四川盆地、盆周山地、橫斷山系、雲貴高原,沿線不良地質現象種類繁多,滑坡、崩塌、泥石流等災害頻發,地質災害隱患點位分佈之高,世界罕見。

7月29日以來,何耀、楊銘一直堅守在搶險第一線。

每一年,成昆鐵路都要面臨自然災害的嚴重威脅。而這一次,災情異常嚴峻。7月下旬以來,甘洛強降雨不斷,7月25日至8月15日,短短21天,甘洛縣新市壩鎮岩潤村測量站累計降雨量就到達303毫米,而甘洛縣多年平均降雨量不過880毫米。暴雨導致成昆鐵路甘洛段發生多次發生泥石流、山體滑坡,成昆鐵路三度中斷行車。這樣的挑戰前所未有。

12時44分,190多米高處的山坡上岩體突然崩塌,頃刻間數萬方土石滑落,包括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公司西昌工電段職工楊銘、何耀在內的17名工作人員在搶險過程中失去聯絡。

「跑的時候,我聽到跟我一起跑的同事按響了對講機警報,附近的車站火車都能收到警報信號。」他說,「感覺整個山坡都在往下坍塌。」

作為漢源橋路車間南爾崗橋路維修工區工長,楊銘更是因為現場搶險,家人和其他工友只有晚上才能聯繫上,連續的作業導致他的嗓子喊啞了,但他仍堅持帶着感冒藥又去搶險現場作業。

一邊跑,陳坤發現自己的身後不斷有落石的追趕自己,一些落石還砸到自己身上。跑出一段距離后,他和幾名同事已到安全地帶,卻發現楊銘不見了。原來,楊銘看到涵洞周邊還有部分人員沒有發現異常,跑出幾米后,折回去提醒他們,再也沒有跑出來。在事發區域的何耀,也是如此。

修建之艱,運營亦不易。成昆鐵路近半個世紀的運營史,亦是不斷應對災害挑戰的歷史。

涼山地區地處大陸腹地的封閉地區,交通閉塞,沿線居民出行極為困難。1970年,成昆鐵路建成通車,讓發展滯后的大小涼山走上了發展的快車道。作為服務民族地區、發展地方經濟的鋼鐵大動脈,成昆鐵路對改善涼山交通狀況,密切西南與全國聯繫、加強民族團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短短半個月,地災三次侵襲成昆線,這些鐵路職工大多連續奮戰在搶險一線。只是這一次,36歲的何耀、28歲的楊銘及其他15名工作人員卻再也沒能走出來。

今日关键词:北师大退档2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