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沟人开始去后沟打工挣钱-隆林新闻-洪泽新闻网
点击关闭

农民-前沟人开始去后沟打工挣钱-洪泽新闻网

  • 时间:

焊接油罐车爆炸

現在,石永娥感覺自己成了「工人」。

記者看石永娥描着眉,臉上化着淡妝,問她是不是很愛美?

雪具店生意不錯,2014年冬,瞅准北京攜手張家口申辦冬奧會的機遇,曹雅茹「增資擴股」,把父母和妹妹、妹夫也拉進來,將雪具店擴張至3家;2018年,又新開了一家店。

「如果我算崇禮的『雪二代』,她們明顯是『雪三代』了。」曹雅茹說,自己的父親曹文是崇禮第一家滑雪場——塞北滑雪場興建時培訓出來的幾名農民教練之一,是崇禮最早學會滑雪的那批人。父母雖然還在家務農,但她和妹妹都捧起了「雪飯碗」,「妹妹和妹夫也都在滑雪場工作」。現在,自己的兩個女兒也都已經學會滑雪了,「相信她們的生活會更好」。

曹雅茹也覺得,這些年崇禮街頭最大的變化就是衛生保潔越來越好。「垃圾箱都是分類的,還寫着『北京環衛集團』的字樣,聽說是引進了北京的管理。」

5月29日,太舞滑雪小鎮。讓人沉醉的藍天白雲下,石永娥正和同事們排成「一」字形,認真撿拾垃圾。

6月1日,陪小女兒參加完兒童節活動,曹雅茹趕緊到雪具店整理清洗完運回來的雪服,5歲的小女兒在一包包滑雪服堆成的「小山」上跳來跳去,盡情玩耍。

張小軍則說自己沒事時,喜歡開着車在附近轉轉。「以前出門少,就是張家口其實好多地方也沒去過,現在得好好看看。」

「現在住城裡,有了雙休日,家裡也買了車,開車回去一趟只要40來分鐘。我沒事也能常回家看看,幫父母刷刷筷子洗洗碗了。」說到這,石永娥滿足地笑了。

「回娘家。」石永娥說,她的娘家在赤城縣,雖說翻過山就是,可山路不好走,騎摩托車繞崇禮得走近百里,再說家裡地里的活兒不斷,所以以前一年她也就能回去一兩次。

「風水輪流轉,以前咱是年年冬天守着雪卻怕雪——因為雪大了封路,誰家要是有個病人要送醫院可真急;誰想到到頭來竟要靠雪吃飯。」35歲的四台嘴鄉馬杖子村黨支部書記范志剛說,村裡1300多口人,大概有300多人在滑雪場從事綠化、保潔、客服等工作。

「新農民」們怎麼安排自己的休閑時光呢?

年輕人卻喜歡「詩和遠方」。「這幾年,我們每年帶父母和孩子旅遊一次。」曹雅茹說,他們一家已經去過江西、四川、雲南和海南,以後還想帶孩子去國外的滑雪場看看。(記者王偉宏、高振發)

張家口市崇禮區現已運行的7家滑雪場,全部位於四台嘴鄉和崇禮城區所在的西灣子鎮轄區內。在崇禮蹲點調研期間,記者明顯感覺到,所接觸到的幾名農民採訪對象已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民,其工作和生活方式更像市民。

「新市民」的生活在滑雪場工作,住在城區,乘班車上下班,8小時工作制,單位管飯,有雙休日——如今,這是不少四台嘴鄉「新農民」的就業方式。

婚後,愛人先後在多樂美地、密苑雲頂樂園和翠雲山·銀河滑雪場做索道技師;曹雅茹先在萬龍滑雪場雪具大廳打工,2012年看到城區雪具店興起,再加上大女兒上幼兒園需要人照顧,她便從萬龍辭職,和朋友一起開起雪具店。

她曾和同村的男朋友在天津打工。2008年,兩人談婚論嫁,決定回崇禮發展。「在天津立足的壓力還是比較大,而隨着滑雪旅游業的發展,崇禮的機會越來越多,所以我們決定回來。」

後來前溝的採礦企業也陸續關了,后溝建起了幾家滑雪場,前溝人開始去后溝打工掙錢。張小軍自己則在中信建設有限責任公司崇禮太子城項目部謀了個保安隊長的工作。

「那可不是個長法。」張小軍說,礦渣亂堆佔地揚塵、礦坑回填不及時造成附近地陷屋塌的就別說了,關鍵是對礦工健康不利。「口罩里的防塵紙,一天換五六回,放進去時雪白,等拿出來就黃了。在礦上幹了幾年後,我老覺得自己胸口痛,怕得矽肺病,趕緊到醫院查了查,幸好沒事兒,乾脆就不幹了。」

「誰不愛美啊?可以前天天風吹日晒、煙熏火燎的,沒法化妝。」石永娥說,家搬到縣城后,她很快就去買了化妝品。

石永娥說,進城前,自家種了20多畝地,養了幾十隻牛羊。夏天忙着侍弄圓白菜,6月份種菜的時候尤其辛苦——她和丈夫早上4時就得起床,從苗圃里拔上菜苗,然後去地里貓着腰一棵一棵地栽,晚上10時回到家,累得腰都快直不起來了。冬天地里沒活兒,可要把寄養在外的牲口趕回來自家喂,每日添草喂料,也不得閑,手被凍得皸裂、生瘡是常事。

端上「雪飯碗」33歲的曹雅茹,戶口還在四台嘴鄉窯子灣村,但因為在城區經營着4家雪具店,早已買了房,常年生活在城區。

據介紹,四台嘴鄉分為前溝和后溝。以前前溝有採礦企業,后溝沒企業,后溝人多去前溝的礦上打工掙錢。48歲的四台嘴鄉棋盤梁村村民張小軍就在附近一家金礦干過,主要負責打眼爆破。

「我們走的是中高端路線,我愛人2015年去英國、法國考察過,店裡直接從國外進貨。」她說,他們前前後後為此投進去150多萬元,目前店裡的雪服、雪鞋、雪具等有800多套。

「這裏正在建設太子城冰雪小鎮,你們看那效果圖,建成后多漂亮,這不也是座『金礦』?這『雪飯碗』,比在礦上拼着命掙錢強多了!」他興奮地憧憬着。

今年48歲的石永娥是四台嘴鄉營岔村村民,太舞滑雪小鎮物業公司保潔部領班。2015年,為建設太舞滑雪小鎮,營岔村整體拆遷,村民都安置到城區居住。太舞滑雪小鎮為每戶提供至少1個就業崗位,如今該村有30多人在這裏工作。

開雪具店掙不掙錢?「還可以吧,但競爭越來越厲害!」曹雅茹坦言,2017年自家店毛收入達150多萬元,去年則只有70多萬元。「崇禮的雪具店有百十來家了,自帶雪具的雪友也越來越多,所以雪具店不像以前那麼好乾了。我們正在考慮轉型,做成精品店。」

「我們都是簽了勞動合同的。太舞四季運營,我常年上班。每天工作8小時,在單位食堂免費吃飯,上下班班車接送,一個月可以休息8天。每月工資3600元,還給上五險一金。」

自己美,也要環境美。石永娥說,因為長期從事保潔的工作,她都快「形成職業病」了,無論是在住的小區還是路上,看到哪有垃圾,「不撿到垃圾箱就不舒服」。讓她高興的是,「崇禮越來越乾淨、越來越美了」。

今日关键词:厦门城区发生地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