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相关文章

直播带货对于主播的依赖性较大

从本质上讲,直播带货与电视购物又有什么区别?有人一再讲薇娅、李佳琦等主播的个人影响力,但一个问题是,在他们没有成名之前,影响力又从何而来?当年的电视购物,主要靠的是主持人的声嘶力竭,营造出了一种夸张氛围,从而让群体心理学从线下延伸到了线上。而现在的网络直播,何尝不是如此。大量的主播,依然走着过去电视购物的老路,如果抛开网络,剥离主播这个标签,简直让人怀疑回到了过去。

2019年11月13日

夏女士儿子吐露实情——1万多元打赏了快手主播

“未成年人充值打赏是否具有相应的行为能力,要看未成年人的实际年龄、支付金额、是否经过法定代理人的同意或追认等因素。”国际关系学院法律系主任毕雁英解释,若未成年人充值、打赏的数额与该群体平均消费水平相差不大,可初步认定为与其智力相适应;若数额明显超出了该年龄群体一般的消费水平,如进行了高额甚至是巨额的打赏,就可直接认定为与其智力不相符合。这时,未成年人有权根据合同法第58条请求平台和主播返还已经支付的款项。

2019年09月14日

柏某所称的“网红”高某是在某平台上玩直播的主播

高某的一位朋友向北青报记者透露:“他应该属于表演型人格。”

2019年08月25日

网络主播冯提莫在斗鱼公司经营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在线直播

2018年12月2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合理费用3200元,驳回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其他诉讼请求。斗鱼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年7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9年08月09日

有时经纪公司的水军在直播间给主播刷礼物

“我之前签约的一家公司为了让我在活动中拿到名次,就在直播间疯狂给我刷礼物,三五千块钱一个的‘城堡’‘火箭’就像点赞一样疯狂刷。”智嘉说。

2019年08月06日

  • 共找到5个结果